跨境支付“鲶鱼”乒乓智能谋求创业板IPO,支付牌照交易却尚未获批

  • 跨境支付“鲶鱼”乒乓智能谋求创业板IPO,支付牌照交易却尚未获批已关闭评论
  • 0 °
  • A+
所属分类:科技
摘要

原标题:跨境支付“鲶鱼”乒乓智能谋求创业板IPO,支付牌照交易却尚未获批

原标题:跨境支付“鲶鱼”乒乓智能谋求创业板IPO,支付牌照交易却尚未获批

跨境支付“鲶鱼”乒乓智能谋求创业板IPO,支付牌照交易却尚未获批

记者|苗艺伟

继银联商务、连连数字、收钱吧三家支付公司公布A股IPO辅导信息后,中信证券于近日公布了乒乓智能进入创业板上市辅导第一期进展。

公开信息显示,中信证券与乒乓智能于2020年9月26日签订辅导协议,并于2020年9月26日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。

中信证券表示,结合杭州乒乓的实际情况,拟于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进行辅导。截至2020年12月前,第一期上市辅导工作已经结束。

工商资料显示,杭州乒乓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18日,注册资金3.6亿元,注册地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,法定代表人为陈宇。

乒乓智能是中国国内布局较早的跨境支付公司,致力于为中国跨境电商卖家提供低成本的整体支付解决方案,提供包括光年、VAT 缴纳、出口退税等增值服务,已接入亚马逊全球十大站点、Wish、New egg、Shopee等电商平台。

乒乓智能以“pingpong Pay”为国内B2C跨境小微企业所熟知,pingpong 来源于谐音“乒乓”,创始人兼CEO陈宇希望借用中国“乒乓外交”步入世界舞台的寓意,让pingpong也能成为中国与世界贸易在金融领域的桥梁。

自成立以来,pingpong主动发起了跨境电商收款领域的变革,指向了跨境收款领域的费率高和回款慢、融资难等痛点。

2016年,成立不久的pingpong打出“跨境支付手续费1%封顶”,迅速找出跨境出口行业的第一个痛点,成为搅动跨境支付手续费的“鲶鱼”,支付巨头PayPal、Payonner以及Worldfirst等外国跨境支付公司被迫迎战,并带动整个行业费率下降了70%,迅速在跨境电商领域打出市场和知名度。

据不完全统计,pingpong自从成立以来进行了数轮融资,目前估值超过10亿美元。

2016年9月1日,pingpong 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富达投资等;  2017年3月,进行了B轮融资,富达国际旗下富达投资第三次跟投,此外,还有新加入的投资方广发证券旗下直接投资公司广发信德等;2018年9月,pingpong宣布获得由国资背景资方参投的数亿元C轮融资;2019年3月,pingpong宣布金融完成D轮融资,该轮融资由华睿投资、鸥翎投资、赛伯乐投资等。

虽然备受国际知名风投公司厚爱,但在国内支付合规方面,pingpong却一直备受质疑。

长期以来,pingpong在国内回款资金方面,通过与合规支付机构合作实现资金清结算合规,但pingpong 一直希望拿到属于自己的支付牌照,便利跨境支付环节中的中国境内回款业务。

2019年10月,持牌支付机构浙江航天电子公司将51%股权出质给了pingpong,股权出质详情显示,此次出质股权数额5100万,出质人为上海伊千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质权人为pingpong。Pingpong 实际上通过控制浙江航天电子51%的股份,谋求曲线获得支付牌照。

随后,浙江航天电子公司发生重大高层变更,原航天电子董事长古志超、董事张国辉退出,新增曾妮、彭康、范频,其中范频取代古志超成为浙江航天电子的新董事长,而曾妮、彭康、范频均为pingpong的员工,曾妮在法务部任职,彭康是合规总监,而新董事长范频主要在北京办公,即pingpong已经实际掌控了浙江航天电子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9年10月至今14个月内,该股权变更尚未得到央行批准。